爾雅典藏館 -- 回到九0年代
正在加載......
X
 
會員帳號 :
會員密碼 :
忘記密碼    加入會員
[A651]回到九0年代

原價 : NTD 330.00
售價 : NTD 240.00
    加入購物車
五十年往事追憶錄
歲月如魔,硬是有辦法將一個微笑嬰兒變成老人。老了也就罷了,它還能讓老人日日變,最後變成科學怪人。
我寫,為了翻回來,翻回自己還未成科學怪人前的一切美好。
小小五本書,擺在一起,時間就連了起來,可是長達五十年──五十年裡,臺灣發生多少事情,任我們如何設法追憶,如何設法牢記,最後還是會忘記──可這五十年裡,多豐富的往事,我們怎捨得讓它隨風而逝。大歷史,有史家去記,小歷史,要我們一路走過來還有握筆能力的人,每人分擔記下來──我,一個文學出版人,剛好五十年都在這塊土地上走動,在文學園地流連,似乎有義務記下耳朵聽到的,眼睛看到的,以及心靈感受的,我盡心盡力地寫了下來,希望對你的記憶有些幫助。希望因此讓整個時代的價值和人生更具意義。
文學、出版……都是人類心靈的美事,人在一日三餐之外,為工作勞力,為家的安定而操心,每個人的生命成長史都備極辛苦,生活磨難是每個人都要面對的,偶爾挪點時間看看小說讀讀詩,接觸音樂、美學和藝術電影,都是很難能可貴而又幸福,像我這樣一個人,剛好一輩子熱愛文學,寫了這麼多和文學有關的文字,希望引起你共鳴。若能由此和文學偶遇,而逛進文學花園,更是人生美事一樁啊!
五十年來,儘管「事過境遷」,許多人不在了,多少事改變了,但「年代五書」裡記載的都是臺灣確確實實發生過的,克難年代也好,流金歲月也罷……和如今我們面對的社會氛圍全不一樣了。
但那些已如煙樣、雲樣逝去的──都是我們父兄母姊年代的「往事追憶錄」,值得我們回頭、回頭、再回頭多看一眼!
《回到九 年代》是「年代五書」最後一冊;寫「往事追憶錄」最初始於《回到七○年代》,原只是要記下一九七二年,編了一本自認對臺灣書評界無比重要的《書評書目》雜誌,那是我人生的轉捩點,因此想將前因後果細細記錄,人的記憶不可靠,趁尚未喪失,得趕快寫下來,把民國六十一至六十五(一九七二─一九七七)年,所有和《書評書目》有關的點滴一一記載,於是有了《回到七○年代》那本書。
書出版,文友文義兄大為讚嘆,三番兩次撥電話來,認為我也應以同樣手法續寫《回到八○年代》,「啊,文義,」我對他說:「你老兄編過《自立晚報》副刊,臺灣文壇各方人馬似乎沒有你不認識的,我正想,《回到八○年代》,就是你該寫的一本書!」
而文義始終認為,這樣的書還是該由我完成,經他如此慫恿,遂展開第二冊《回到五○年代》的書寫。
不寫「八○」,先寫「五○」,當然是因「五○」年代久遠,往事如霧如煙,不快筆疾書,「五○年代」像一張感熱紙,紙上的圖案很快就會褪色甚至完全消失。
「五○」完成,接寫「六○」,等到「八○」出版,身體告訴自己──累了,一枝老筆,一個老身──我已經寫了六十本書,到底還能寫幾本?可以休息了,寫了又如何,還要寫《回到九○年代》嗎?
嘴上說不寫,心卻並不以為然,腦,也在自我打氣,腦對心說,「寫!為什麼不寫?」沒想到──手,立刻配合,其實握筆的手早有困難,但手有所堅持,還是握筆不放,表示自己還行,還有力氣,繼續願為主人效勞。
謝謝我的身體。身體各部分的兄弟,看來顯然一團和氣,總是讓我這個主人高興,我,一個從年少寫到老的書生,於是又快樂上路,不過一季,書竟完成。
附註:
「年代五書」──不止寫五十年,還特別多寫了一頭一尾的──一九四九和二○○○年。等於是首部曲和尾章──前後五十二年。
就在全書付印前,又在書架上發現貴真的《讀書會任我遊》中隱藏了一篇記二 年跨年之夜的〈你在.我在.大家在就好〉,至此,敲一聲鑼,全書有了美麗句點。

借序
吾友隱地的伊甸 古 橋 
──兼評他的《傘上傘下》和其他
在舊約裡伊甸是具象的;而感覺中它是抽象的,無人見過伊甸園,而每個人的心目中自有其樂園影象。我友隱地的伊甸就是讀書、寫作、投稿……
十萬字裡,隱地以年輕人的感覺,寫年輕人的夢,年輕人的愁,年輕人的希望和幻覺,在隱地不夠寬敞的生活圈子中,在二十七歲火一般熾熱的激動裡,把他的心寫在紙上,把串串的夢藉著筆流在紙上。透過《傘上傘下》的文字,我們可以看見隱地走進夢裡,也可以看出他從夢中醒來。
從幼年而青年,隱地有一種淒楚繽紛的生活,生命中的酸苦和欣喜的音符躍動之下,使隱地的生活似是充實又像空虛,似是失去又像獲得,似是雪萊又似濟慈,繁忙與苦悶的空間,使他走不上一條踏實的路,就是那樣,他活在苦裡,活在夢裡,寫他的夢在水上,沖去童年,他已經二十七歲。
隱地的可愛處是他的虛心和堅忍,不容否認的,隱地花了不少時間在寫作上。在許多的年輕作家中,他是我看過的唯一能在每天十小時新聞學,中國近化史,輿論概要和正步走的圍攻下,除了保持優異的成績外,仍能在課餘,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