爾雅典藏館 -- 金門
正在加載......
X
 
會員帳號 :
會員密碼 :
忘記密碼    加入會員
[A377]金門

原價 : NTD 190.00
售價 : NTD 152.00
    加入購物車

時而感傷時而懷舊,為我們一一揭開金門的神秘面紗。

從前的戰地,今日的旅遊觀光景點,隨著吳鈞堯細膩誠摯的筆端,讓我們終於瞭解金門人心中曾經的痛,金門人寫金門事,格外扣人心弦!

金門大特寫,這是一冊全方位有關金門的書,任何離開金門的子弟,都應人手一冊。

吳鈞堯說:「我以寫作溝通、表達、排遣、抒發,以交功課的自勵態度參賽,得獎最好,不得獎也獲得了作品的完成。挫折是書寫以來經常的伴侶,我很習慣,也很感激,除了完成作品的痛快外,沒有想過可以用寫作獲得什麼,那不是一個人能力所及之事。」不可諱言的,他仍是得獎常勝軍。他又說:「風格是人的投射 追求風格應該反求諸己,進一步認識自己,才能水到渠成,而非套用他人風格。」對自己如是要求,可見他的文章很是可觀的!

我的斷代島《金門》

多年前任職《時報週刊》時,詩人林彧(我的上司)曾說,文學無非都在整理記憶。不知你是否認同,但這卻適當地形容了這本散文。

活在當下卻不知當下因何而來一直是我的困惑。但,這個謎一般的當下從我誕生金門即已如此。窮人種田、捕魚,富人經商,大家都一心想逃離這個島,到另一個島過理想中的美麗生活。

族人普遍不識字,要瞭解歷史有其難度,根據已逝世的二伯母說,祖先們原是海盜呀,為躲避官府追緝,渡海到金門。我相信這個說法(我也找不到其他說法),我的祖先像是從曾祖父那一代開始,曾祖父以前便無從追蹤,從小到大,我也沒有聽鄉人談過祖先的事,每一個世代都像一個斷代,我們活在海濤跟樹濤之間,賴捕魚、種田過活。

我的世代也是個斷代。不識字的族人缺乏可以講演歷史的人,我只能活在斷代裡。我的斷代仍種田、捕魚,農作物有花生、地瓜、玉米、高粱等。很多事情在我出生前已經存在,懂事後,便把這些事實當成真實看待。我沒有太大好奇心探究、追蹤,或許,金門本身就是一個斷代島,每個金門人都奉台灣島如神明島,心態扭曲,對周遭事、物,只有逃離跟嫌棄的份,不容易產生好奇跟關心。

比如說,我一直以為高粱酒是金門的歷史之一,後來才知道高粱酒是軍隊進駐以後才有的,胡璉將軍鼓勵金門人種高粱、釀美酒,撫慰駐軍的寂寞跟鄉愁。我以為的歷史其實這麼短。

就讓這本書是一個斷代吧。我寫我經歷過的事,試著寫出不為人知的金門生活跟心聲。當然有傷感跟鄉愁,有不足跟稚嫩,然而,歷史不過就是線的連接,連續不綴,終於成為連綿的時間之線。

本書獲國家藝術文化基金會創作補助。當時,吾兒小雨剛剛誕生,我離開《時報週刊》當了一年的專職奶爸,我一直記得青黃不接時,那些給予鼓勵的人。他們或許不會記得那些事,那對他們來說,不過小事一樁。我從陳祖彥女士接下《幼獅文藝》主編後,終於有機會幫助需要幫助的人,也算推己及人,用以回報那些鼓舞過我的人。而編輯當久了,也發現不凡的著作不必皆由我完成,我只要看著它及促其完成也就夠了(甚至我看不見、也無法促其完成)。

這本書能夠順利出版,得感謝隱地先生,從接洽到出版,隱地先生所表現的文學出版人精神,令人敬仰,就算我花一輩子的時間去遺忘,也遺忘不了。

一九六七年生於金門小村「昔果山」。原名「吳均堯」,老師歐陽文厚先生覺得「土」多了些,正式更名為「吳鈞堯」。國中小學時常獲得學校作文比賽優勝,高中時開始寫詩。曾獲《聯合文學》小說獎佳作獎、《台灣新聞報》年度小說家獎第二名、《中央日報》短篇小說獎第一名,《聯合報》短篇小說獎第三名,梁實秋散文佳作獎、《中華日報》觀光文學獎佳作、教育部散文獎第一名、《時報》短篇小說獎評審獎等。已出版有散文集《單性情人》、《龍的憂鬱》、《那邊》、《金門》及小說集《情幻色影》、《女孩們經常被告知》。

出版 : 爾雅出版社有限公司 作者 : 吳鈞堯
ISBN : 957-639-340-X 商品條碼 : 9789576393402
CIP : 855 央圖八碼 : 91008414
頁數 : 250 開數 : 32
初版日期 : 2002/06/20


go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