爾雅典藏館 -- 盪著鞦韆喝咖啡
正在加載......
X
 
會員帳號 :
會員密碼 :
忘記密碼    加入會員
[A330]盪著鞦韆喝咖啡

原價 : NTD 180.00
售價 : NTD 144.00
    加入購物車

開始寫詩之後,散文就寫得少了。『愛喝咖啡的人』已經出版六年,『翻轉的年代』當時匆忙上市,是因為搶搭最後一班鉛字排版書。這表示,鉛字排版消失在書的歷史裡,整整已有五年。如今全部改用電腦排版,我已能夠適應。可見人的堅持,最後還是抵擋不住大環境的改變。

這六、七年的生活讓人心慌-----原來平靜和平順,也是一種甜蜜的陷阱,把人陷入其中,彷彿一個浪頭,一個鏡頭,就把時間吞噬了一大截。

這種心情,我寫在一首題為「旅行」的詩篇裡:

在人生的隊伍中行走

前行者變魔術似的消失

笑聲仍在林中擴散

就是再也見不到他們面容

一對情侶什麼時候披上了婚紗

誰家的孩子 在隊伍後面

綿密跟來?

熟悉的面孔

迷失在哪個街口?

陌生的朋友

你是誰?

人生的隊伍繼續挺進

我在黃昏的落日前趕路

我在黃昏的落日前趕路。爾雅的書,仍一本接一本出版。我繼續和作家寫信,談著出書的細節,也不停的寫著抱歉的退稿信。有時我會覺得倦怠,還好詩解救了我,讓我繼續保有一顆年輕的心。

人過五十以後,真的覺得歲月如飛。這樣快速的一歲又一歲往上加,使我心驚。歲月追趕我,原先俐落的動作,自己感覺到正在緩慢,而找東西的時間加多了,因此,一天裡做不了幾件事,天就黑了;可以安心寫作的時間相對的減少。

但八十六年仍然是我快樂又充實的一年。我又為十七位作家出版了十八本書,能出到『飢餓的女兒』和『余秋雨 台灣演講』這樣好的書,比出版自己的書還愉快。

此外,我去年又發表了十五首新詩,寫詩,讓我快樂無比,這表示我年紀雖老,童心還在。

我把自己唯一的一本小說集『幻想的男子』換了新裝,重新出版,(感謝曉風為我的舊書寫了新序。更感激當我還是文壇新人時,鼎公就替『一千個世界』寫序)。這也是我去年成績單上應添加的一筆。當然,重新執筆寫新的小說更重要,希望未來的成績單,我不只是寫新詩。

但畢竟我已不年輕。或許可以忘記自己的年齡,然而老同學和老朋友蒼老的背開始駝了,白髮皺紋都在提醒我,其實我們都老了。竟然六十歲了。歲月無情,歲月有時真能嚇人!

坐看雲起時,其實老又有什麼好怕的。只要老得健康,老得清醒,老得有自尊。老,是一種姿勢。老樹挺拔,老山巍峨。何況,眼前多的是福壽的百歲人瑞,以及健健康康、快快樂樂的九十、八十及七十歲的老者。和他們比起來,我們這群剛過六十歲的人就顯得太年輕了。連老太陽每天依然朝氣十足的升起來,我們為什麼要先有一顆杞人憂天的心呢?

這樣想時,步履又變得輕快了。你看,世界日復一日的多采多姿,咖啡館一家比一加開得典雅美麗。好好活下去說不定過了西元2000年,異想天開的現代人會到月球上開一家咖啡屋。至少至少,我相信,盪著鞦韆,我們會在空中接到由女侍,從彼端鞦韆架上端送過來的一杯曼特寧咖啡!

附記:

兩年前,和春明兄在耕莘文教院(人間副刊和優質環境基金會合辦)有一場對談。此次出書特徵求他同意轉載,春明兄爽快地答應了。看到書名,他還特地寫了一首詩寄給我:

盪著鞦韆喝咖啡 黃春明

一前一後

一上一下

一呀一呀

咖啡的香味畫著弧線

嗅覺也追成弧線

而地平線踮著腳尖

一高一低

一探一縮

窺伺

唇吻杯子的樣子

出版 : 爾雅出版社 作者 : 隱地
ISBN : 957-639-250-0 商品條碼 : 9789576392504
CIP : 855 央圖八碼 : 87008832
頁數 : 259 開數 : 32
初版日期 : 1998/07/20


go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