爾雅典藏館 -- 新為我主義
正在加載......
X
 
會員帳號 :
會員密碼 :
忘記密碼    加入會員
[A109]新為我主義

原價 : NTD 160.00
售價 : NTD 120.00
    加入購物車

近世紀以來,自然科學的進步日新月異,而人文思想的發展卻遠遠落後,

無法配合,以致道德淪喪,物慾橫流,社會紛擾不安。

人人以為自私貪婪,圖利自己,就是「為我」,其實是「損我」!

本書作者特別指出:

真正的「為我」,是追求人生的意義,創造生命的價值

從根本上糾正世人錯誤的觀念,別有創見,是人文思想上的一大突破,

對世道人心必然會有重大的影響!

《新為我主義》後記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人生有什麼意義?一個人又如何去追求他的人生意義?這是哲學家思考的問題。我並不是哲學家,但打從童年開始,就對人生的意義感到迷惑。

我的故鄉在蘇北一個農業小鎮,緊靠著范公堤。范公堤是北宋名臣范仲淹督工興建的一道海堤,南起南通,北迄贛榆,全長約七百餘里。海勢東遷,范公堤失去防潮的作用,竟成了亂葬場,貧窮人家親人亡故,無地安葬,就埋在堤上。記得小時候,只堤中央一條小路可供南北通行,兩旁都是高低雜亂的舊墳和新墳,有些墳土被雨水沖刷,露出腐朽的薄木棺,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臭味。

大約在我九歲前後,省方大舉興工,要將范公堤改築為公路,下令遷墳。許多舊墳已經無主,也有些人家因為無地可遷,放棄不管,限期已過,築路工人就動手平墳。

一天傍晚放學後,我一個人溜到工地,站在堤旁看工人們工作。夕陽餘暉斜照在長堤上,有兩三個工人在將掘出的枯骨用長竹筴撿起,丟到一只大木箱中去。我呆住了,心中想著:這些死去的人,他們也曾像我一樣在這世界上生活過,如今他們到哪裡去了呢?我想到有一天我也會死,像他們一樣化為枯骨,人活著有什麼意義呢?

故鄉風氣未開,人們大都迷信鬼神,鎮上有大大小小許多廟宇,每年舉辦迎神賽會,生長在這樣的環境,使我時常想到生死的問題。遇到不如意的事,或是看到受苦的人,我就會想:人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呢?

小學畢業前一年,抗戰發生,老家燬於砲火;接著又是國共內戰,連年烽火,寶貴的青春歲月都在顛沛流離的苦難中消磨,眼看即將邁入中年,而前途茫茫,我覺得人生實在沒有意義,竟萌生厭世的念頭!

但卻沒有自殺的勇氣,而且也不甘心,在苦悶中,忽然靈光一閃,我終於發現:什麼是人生的意義?「為我」!如何追求人生的意義?「為我」!

這「為我」的思想在我腦海中漸漸由朦朧而清晰,而發展,而堅定,我不但明白了人生的意義,並且許下「救世」的宏願!我要發揚我的思想,以增進世人的幸福,減少社會的罪惡,使在憂苦中掙扎或者在安樂中沉淪的人們,也能明白人生的意義,共創有意義的人生,於是,產生了書寫這本《新為我主義》的計劃。

人們往往誤以為「為我」就是自私貪婪,圖利自己;卻不知道那是「損我」,不但為自己帶來許多的憂愁煩惱,更為社會製造許多的罪惡和不幸!真正的「為我」是如何建立自我健全的人格,使自己的人生活得有意義,有價值!

我發現人性的自私貪婪起源於「匱乏的恐懼」。在洪荒時代,人類的祖先也和其他動物一樣,在原始森林中,採摘野生的果實和捕捉小動物為生。後來人口繁殖,食物漸漸感到不足,於是,就有了「匱乏的恐懼」。因為恐懼匱乏,就產生了自私心,隨之也就產生了私有制度。

為了增加食物的生產,人類開始從事漁獵、畜牧和農耕。生活方式也由茹毛飲血進步到熟食,赤身裸體進步到穿衣,穴居野處進步到住屋。需要的工具和用品,不可能全部自己製造,必須與他人分工合作,彼此以物易物,於是,就有了交易行為。

物品的價值不相等,為了交易的方便,起初是用貝殼來計值,後來發展為貨幣。以物易物,得到自己所需要的東西就滿足了;而貨幣不但便於收藏,更可大量累積,於是,人性就變得貪婪,不知饜足,除了勞動生產之外,更用種種方法手段營求財富,苦心焦慮,憂患得失,為人生平添許多的煩惱,更為社會製造許多的罪惡!

如何才能消除「匱乏的恐懼」和人性的自私貪婪呢?在計劃寫《新為我主義》的同時,我又有了寫《野葡萄記》的靈感。《野葡萄記》是一部幻想小說,寫一千年後我的理想世界,那時不再有「匱乏的恐懼」,私有制度徹底廢除,人們也不再有自私貪婪之心。為求生活物資供需的平衡,實行人口控制和人種優生,兒童公養,已不再有婚姻和家庭。世界大同,沒有國家之分,也不再有戰爭。政治絕對民主,人人自由平等,真正做到「各盡所能,各取所需」,過著和平安樂的生活。

《野葡萄記》於民國五十七年十月開始動筆,初稿不到兩萬字,後來經過多次改寫,情節增加,字數也越寫越長,成了長篇。為了尋找世界語的資料,歷經三十二年,直到八十九年才脫稿。

《新為我主義》一書,寫作的時間拖得更久。因為我發現孔子的思想其實也就是「為我」思想,於是,想引用《論語》來作為「新為我主義」的註腳,以說明我的思想並不是「野狐禪」!我早年未曾讀過《論語》,只偶或在他人的作品中見到一鱗半爪。及至買了一部《四書》來一看,才知道《論語》的編排很雜亂,要想整理出一個頭緒來,很費時間,就擱下了。我決定先將我的思想寫出來,就是民國六十二年十月出版的《自我的存在》;但並沒有因此打消寫《新為我主義》的念頭。

在《野葡萄記》完成之前,我還寫了一部長篇小說《串場河傳》。《串場河傳》經歷的時間也很久,早在民國四十二年我就開始動筆,可是表達的能力太差,前後多次嘗試,都告失敗!直到民國七十三年,才下定決心,非寫出來不可!歷時六年,從頭改寫了五遍,到民國七十九年才完成。

《串場河傳》寫抗戰勝利後的兩年,蘇北家鄉工人和農民清算鬥爭的故事。我雖然出身小地主家庭,自幼就同情農民們的辛苦。舊有的社會制度的確存在許多不公平,需要改革。但改革必須先制定法律,然後依法推行。我反對挑撥階級仇恨,清算鬥爭,公審大會無法無天!而且共產主義,並不能解決「匱乏的恐懼」,也無法消除人性的自私貪婪,推行的結果,是大家都已經知道的了。有人給《串場河傳》貼上「反共小說」的標籤,其實在小說中,我既不反誰,也不擁誰!我認為文學有其永久性,應該超越政治立場,我只是忠實地寫出我在那兩年間故鄉的所見所聞,希望讀者將《串場河傳》當成一部歷史小說看。

現在再說《新為我主義》,全書原本有三篇,總共十四萬字,我反覆改寫,歷時三年多,今年六月才完成。第一篇《新為我主義》,主要說明我的「為我」思想。每個人生來都有「為我意識」,但也有「損我慾念」;而自私貪婪就是「損我慾念」的表現。道德、法律和宗教的目的,都是希望世人保持「為我意識」,以抑制「損我慾念」的萌生,以維護人際關係的和諧,社會秩序的安寧;但都只是治標,而根本的辦法,必須倡導「為我」思想。因為有「為我」意願的人,才能克己自律,不會做出「損我」的行為。

人生的價值,是「天生我材必有用」;但「有用」,並不只是為家庭、社會和國家所需要,而且有所貢獻,還必須有「為我」意願,才能真正樂在工作,盡忠職守,也才能發揮自己的潛力,以實踐自己積極的人生理想,創造永恆的生命價值。

人也是動物的一種,但在動物之中,只有人有「為我意識」。人生的意義,就在超越其他動物,成為一個真正的「人」,所以每個人都應該建立正確的「人生觀」:也就是建立超越其他動物做為一個真正的「人」的生活觀!

「為我」完全是每個人的自我要求,他人無法勉強,也無須他人讚揚。一個人如果甘願做一個「動物人」,渾渾噩噩,虛度一生,那也是他個人的自由!

古今來所有歷史偉人,他們都是有堅定的「為我」意願,和積極人生理想的人。在〈偉人與常人〉一文中,我舉例說明:偉人也是常人,他們的偉大,就在他們有積極的人生理想,在力行實踐的過程中,能夠發揮堅忍不拔的「為我」精神,雖然他們有人成功,有人失敗;但無論成敗,他們的精神同樣偉大,同樣值得欽敬。

如果我們也能效法偉人的精神,堅定「為我」意願,追求人生理想,力行實踐,百折不回,那麼,「人皆可以為堯舜」,常人也都可以成為偉人!

第三篇〈孔子這樣說—從論語看「為我思想」〉,可以說明孔子的偉大,是在兩千五百年前,他就提出「為我」的思想。雖然他未曾用「為我」這個名詞;但在《論語》一書中,孔子談仁、君子、談為政、談禮、談孝、談忠信、談好學等等,都是教導世人如何「為我」!可是,孔子所講的都是「為我」的方法,因此,兩千年來,讀書人讀《論語》,都無法掌握孔子的中心思想,只在字句上枝枝節節做文章,見樹不見林。現在用我的「為我」思想來與《論語》中孔子的言論相印證,就可以對孔子的思想「一以貫之」,條理分明!

在《新為我主義》一文中,我說明求知必須「否定」,所以我並不將孔子當成崇拜的偶像,但因〈孔子這樣說—從論語看「為我思想」〉一文放在本書中,難免會使讀者誤以為我是個迂夫子,冬烘老朽,本書的宗旨,也無非是闡揚孔子的儒家學說,老生常談,因而接受朋友的建議,將〈孔子這樣說—從論語看「為我思想」〉一篇抽下,分作兩本出書。

「新為我主義」是我獨創的新思想,新觀念,發前人之所未發。我也知道:貴古賤今,崇洋輕土,是中國人的通病!譬如四十年前,我用我發明的「字基檢字法」所編的《梅遜字典》,雖然檢查十分方便,得到女作家杏林子的稱讚,卻未受到國人的普遍重視,本書也不可能有廣大銷路。但我只為實現我的理想,不求名利,「自古聖賢皆寂寞」,我相信我的「為我」思想,經得起考驗,不會埋沒!

 

民國九十四年十一月十六日梅遜記於台北市

 

出版 : 爾雅出版社 作者 : 梅遜
ISBN : 957-639-421-X 商品條碼 : 9789576394218
CIP : 191.8 央圖八碼 : 95006539
頁數 : 196 開數 : 32
初版日期 : 2006/05/10


gotop